2019年以来,全国已经牺牲了多少民警?

农历新年以来,全国已经牺牲了多少民警?

这些问题,估计能马上答出来的领导并不多,也只有少数几个涉警自媒体最清楚,因为他们都曾为每一个逝去的战友流着泪写过文字。

也许,一支两百万人的队伍,每天都有牺牲,时时都有流血,已经成为常态,甚至已经让很多人见怪不怪到麻木不仁的程度了。

也许,殉职的民警在一些人的眼里,也只是宣传的素材,或者是一顶花圈,一纸唁电,最多再加三个鞠躬。

也许,能一辈子记住这些英雄的,只有他们自己的家人。也许更多的人惦记的是高官厚禄,金银满墙。

也许,牺牲的民警,还会被个别人嘴里喊着兄弟,发在网上惺惺作态,然后背地里却瞒着上级发布禁言令,那个龌龊的人,你配喊人兄弟么?

在家是一片天,单位是一根草,这是网上对民警(当然是指基层一线民警)的最真实的评论。宁可送牢饭,也不烧纸线,这是曲玉权案件人们评论的得最多的一句。

有些人成天装作公平正义的样子,干的却是丧尽天良的恶事。有些人嘴里喊的都是口号,手上做的却是见不得阳光的把戏。他们把从优待警能说得比唱的动听一万倍,然后当他们做的事被挂上网后,人们才知道了四个字:欺上瞒下。

其实,谁都有死的那一天,但是死要死得其所,要死得有价值。原本有很多的民警完全可以不死,原本很多民警牺牲后续之事原本没有太多的曲折,然而,事实总是残酷无情的。曲玉权的死,却让人们更加感受到,什么叫欲争不得,欲恨不能,欲求无奈,欲哭无泪。

无视警告强行闯入警戒线,民警不敢动,一动,单位就要公开道歉。只要是媒记一炒作,无论有理没理,先停职检查再说,先向媒体屈服、把舆情平息了再说。这般委屈,除了基层警察,还有谁习惯了忍受?

民警驾车工作,后面还有纪委的同事开车跟踪调查你是否公车私用,是否在饭店吃饭,还得向他们解释做了哪些活儿,临了他们还要拍个宣传片出来得瑟。脸上是笑,心里是泪。

同仁被杀害,凶手被轻判,只不过在朋友圈发了几句牢骚,马上就是一通批评让你删,不许再转,所有人不得议论。转发了几篇帖文,本以为能多读几天,谁知道转眼就成了性感的红圈圈。写了几句真实的想法,马上就有人模狗样的联系你,这个不准,那个不准,这个也不准,那个也不准,一个好像有九个不准。这TM算是什么事儿?

知名警察自媒体椒江叶sir是这样评论的:

今后,民警出警挨揍了,别只记得说,下次小心一点。民警抓捕受伤了,也别只知道说送医院了没有。民警加班猝死倒在刚我上了了,别只是简单地开个追悼会......要好好想想,为什么民警会做的那么累?!将来谁会还敢把孩子送来当警察!

民警的生存状态,不要过去了就过去了,不要不当一回事!打造一支铁军,能吃苦能战斗,特别能奉献,这些都是能做到的!但是,一定要珍惜,要能保养,人跟机器都一样,心理跟生理都是要保养的,不珍惜,人心就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据网上公开可搜索到的信息显示,2018年最后一天牺牲的民警,都是因突发疾病不幸殉职,他们分别是郑州市公安局南关街分局案件侦办大队大队长陈力理(终年44岁)和广东省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大沥派出所教导员温镜明(终年45岁)。2019年1月以来殉职的有以下(未注明原因者均为因病):

1、1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刑警王琰,28岁。

2、1月2日,深圳市公安局盐田分局国保大队民警贾伟,46岁。

3、1月2日,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局三塘铺派出所所长阳焕来,工作中遭遇车祸,48岁。

4、1月2日,广东北江监狱民警、监区长夏利民,47岁。

5、1月2日,四川自贡荣县公安局户政中队民警杨光,54岁。

6、1月3日,广东惠来某派出所民警(姓名、原因不祥),约38岁。

7、1月3日,湖南省邵阳市新宁县公安局万塘派出所所长李劲松,45岁。

8、1月4日,新疆第四监狱民警苏建江,53岁。

9、1月5日,黑龙江省富锦市公安局东平派出所民警高慧勇,42岁。

10、1月6日,河北省衡水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张伟涛,33岁。

11、1月7日,浙江省绍兴市诸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詹文锴,34岁。

12、1月7日,北京房山分局刑侦支队城关大队中队长殷恩民,43岁。

13、1月10日,四川省绵阳市三台县公安局北坝派出所民警周模清。

14、1月11日,陕西省咸阳市三原县公安局监管大队民警李小平,56岁。

15、1月11日,新疆第四监狱民警问梅,48岁。

16、1月12日,甘肃省临夏县公安局刁祁派出所民警杨维国,48岁。

17、1月13日,江西九江市瑞昌市公安局督察大队副大队长朱玲玲,34岁。

18、1月15日,广东惠州惠城区公安分局云山派出所副所长张东强,46岁。

19、1月16日,重庆渝北分局交巡警支队双龙大队教导员姜瑞华,55岁。

20、1月17日,广西百色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黄岩星,45岁。

21、1月19日,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分局刑侦大队一中队民警别立福在搜捕犯罪嫌疑人时,被犯罪嫌疑人持刀刺伤,终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壮烈牺牲,年仅47岁。

22、1月15日,广东惠州惠城区公安分局云山派出所副所长张东强,46岁。

23、1月23日,甘肃环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杨旭亮,32岁。

24、1月23日,福建省宁德市公安局蕉城分局副局长杨春,年49岁。

25、1月23日,湖南郴州永兴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肖叔军,44岁。

26、2月3日,河北衡水桃城区康复街派出所副所长赵亮,31岁。

27、2月4日,广西靖西市公安局荣劳派出所副所长黄安永,42岁。

28、2月4日,吉林市公安局高新分局高新派出所民警胡凤森,56岁。

29、2月6日,安徽省萧县公安局城西派出所副所长刘丹,40岁。

30、2月7日,甘肃省庆阳市镇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张舟,32岁。

31、2月8日,葫芦岛市公安局南票分局金星镇派出所所长孟祥军,50岁。

我不知道这份名单会有多长,也不知道下一个会是哪位,无力阻止悲剧不断地发生,只能用心记录下每一位殉职民警,这也许是猫眼看天下唯一不需要去恳求谁而能做到的事儿。

我还是想弱弱地问一声:谁能救救那些随时可能因为突发疾病殉职的一线民警们?


楼主残忍的关闭了评论